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和家人的性游戏
和家人的性游戏
第二天早上,我下楼去吃早餐,碰上爷爷,我们又谈了一会游艇的事,然後爷爷工作去了,临走还不忘嘱咐我好好照顾妈妈。


  吃过早餐,我上楼回到房间,这一次妈妈在自己的房里。


  她坐在自己的床上,只穿着一件裙子,上身赤裸。她的乳房青一块紫一块的,乳头红肿,看起来擦伤严重。


  我进来的时候她正在给乳房上药,见我进来,妈妈把手伸向我,示意我过去。


  我走过去搂住妈妈,吻了一下妈妈的脖子,问她是否需要我帮忙,妈妈微笑着说:「不用了,谢谢你,儿子,待会你把剩下的东西搬到车上去吧。」


  我应了一声就出去了,路过奶奶的房子时,见她在里面换衣服,我看见她的两腿之间仍然有那个大管子,我猜想妈妈的那里一定也有这东西。


  奶奶在套上衣时转过身来,我见到她的乳房又大又白,令人忍不住想伸手摸上一把,不过奶奶的乳房不像妈妈那样青一块紫一块的,奶奶的乳头红得发黑,因此看上去伤势并不明显。


  我把所有的东西都搬上车後,回到大厅,发现妈妈和奶奶在谈话,她们都没有注意到我的进来。


  我听到妈妈说:「我想他一定知道了,妈妈,他看到了我的乳房上的伤痕,也感觉到了我下面的砝码。」


  奶奶搂住妈妈说:「他迟早会发现的,我想把所有事情告诉他是最好的办法。」


  我退出去,故意重重的推了一下门,然後才走了进来。


  她们两人都住了口,妈妈笑着问我:「准备好了吗?」


  我点了点头。


  奶奶走过来把我搂在怀里,对我说:「我要你好好地帮助你妈妈,她有些麻烦事要对你说。你要听妈妈的话,她需要你。」


  我吻了一下奶奶,向她保证我一定照办。我感到奶奶话里有话,一语双关,似乎在暗示着什麽,我没有细想,跟在妈妈身後上了车。


  一路上妈妈都没有说话,呆呆地出神,好像在想着什麽。


  好几次她趁我不注意,偷偷地把手伸到大腿上用力的挤压着,我知道妈妈一定很难受,毕竟阴道里插上那麽大一个管子可不是闹着玩的,何况要在车上一动不动地坐上几个小时,那份罪可想而知了。


  中午,我们停下来吃午餐。


  我终於忍不住了,问道:「妈妈,我从来没见你这麽安静过,从离开家到现在你都没有说一句话,是不是有什麽不舒服?」


  妈妈呆呆地看了我半天,才如梦初醒的样子,微笑着对我说:「对不起,孩子,我正在想一些事,想一些我们之间的事,不知不觉就出神了,请你原谅妈妈吧。」


  我问她:「你在想什麽,我有什麽地方伤害妈妈了吗?」


  她忙摇了摇头说:「不,不关你的事,妈妈在想你今天早上看到妈妈的样子,是不是有些奇怪?」


  我说:「妈妈,这没什麽,不用...」


  妈妈打断我的话说:「不,孩子,让妈妈说下去。你也知道我不会交男朋友,他们与我交往只是想要我的肉体,他们也许认为一个未婚先育的女人一定很放荡,容易上钩。我不知道为什麽会是这样,也不记得从什麽时候开始,我对爸爸很依恋,後来加入了他们的性游戏中,我只想成为他们中的一员。我很快就发现我喜欢这个游戏,我想成为一个放荡下贱的女人,喜欢被爸爸虐待,做一些奇怪的事。但後来的几年我没有找到一个像爸爸那样的好男人,所以我放弃了工作,重新回到爸爸身边,我向爸爸保证我随时会满足他,他也保证会好好地待我。你不是一直在问妈妈谁是你的父亲吗?现在我可以告诉你,是你爷爷,你爷爷就是你的爸爸。」


  说到这里,妈妈停了一下,脸有点红,彷佛做了什麽错事似的,看了我一眼,很吃惊我居然没有跳起来。


  她继续往下说:「我出生後,我的妈妈生了场大病,以後就没有再怀孕,我十六岁的时候,爸爸终於让我怀孕了,我生下了你,但我对此一点也不後悔,我爱爸爸,我愿意给他生个儿子。不过那以後,妈妈让爸爸做了输精管结扎手术,我就再也没有生过孩子了。」


  妈妈好不容易说完了这一番话,人也像是虚脱一般,手捂着脸好一会,她才深吸了口气,抬起头看着我,脸上露出害怕的表情,显然是担心我会有什麽不智的举动。


  她见我没有预想的那样大发雷霆,才可怜巴巴地对我说:「孩子,你不怪妈妈吧?妈妈是个下贱的女人,但是妈妈真的爱你,我不想失去你,你能理解妈妈吗?」


  我把手放到妈妈的膝盖上说:「我也爱你,妈妈!我非常非常地爱你,妈妈!其实我早就发现了你和爷爷、奶奶之间的性游戏,我发现了一些你和爷爷奶奶做爱的照片,还有一些是你怀孕时的。几天前,我开始偷看你们的性游戏。」


  说着,我的手滑到了妈妈的两腿之间,摸到了管子下的那个大泡状物,用力挤压了几下,然後说:「我觉得这很有趣,我一直在想我应该怎样才能加入你们。」


  妈妈的眼睛睁得老大,瞪了我好一会才明白我的意思,她的手按在我的手上,欢喜得眼泪都掉出来了,激动地说:「太好了,孩子,我会告诉你怎麽做的。」


  这时,我们的谈话被中断了,我们到达目的地了。


  上船前我们又到杂货店买了些东西,然後连同车上的东西一起卸了下来,搬上船。


  收拾好所有东西後,我拿出那个装照片的盒子。


  妈妈看了看说:「我猜你一定已经看过了,孩子,是不是?如果是那样的话,你不再需要它了。」


  说着妈妈脱下了衣服,她里面什麽也没穿,除了一个特大号的乳罩外,然後,她把衣服丢到一边,对我说:「来吧,儿子,把你的也脱了吧。」


  妈妈红着脸对我说:「我需要你帮忙,妈妈的乳罩是特制的,你奶奶把它扣得很牢,我一个人打不开,我猜她一定发现你偷看我们了,所以她才会这样做。」


  我解开妈妈的乳罩,将它脱下来,它的里面都是些小疙瘩,戴上这东西,乳房会一直受到刺激。它在乳头的部位被剪开一个口,使乳头可以露出来。


  我再看妈妈的乳头,昨晚的伤还没好,红红肿肿的,我温柔地把手盖上去,问:「还痛吗?」


  妈妈引导我的手抚摸她丰满的乳房,说:「爸爸认为我的身体应该不断地被刺激,这样才能对性很敏感,我们从来不会真的弄伤自己,轻微的疼痛反而可以增加快感呢。」


  「你真的想要加入我们的行列吗,孩子?」妈妈又问我,希望得到我肯定的答复,「我们过的是一种极度变态的生活,我希望你明白我们这样做是乱伦的,是社会道德与法律所禁止的,如果让人知道了,我们都要坐牢。所以,如果你真的要进入妈妈的生活,妈妈希望你不要对任何人提起。」


  我揉搓着妈妈饱满的乳房说:「我完全了解我在做什麽,妈妈。我就是因为喜欢才想加入进来的,乱伦不是很有趣,很刺激吗,妈妈?你一直都很喜欢这样,是吧?」


  妈妈说:「这样说,你是不是只是想和妈妈做爱,或者像你爸爸那样呢?」


  我的手滑到了妈妈的屁股上,用力地将妈妈紧紧地搂在怀里,然後我第一次吻上了妈妈柔软湿润的双唇。


  妈妈张开嘴,和我热烈地拥吻起来,我们的舌头碰在一起,抵死缠绵起来,这是我第一次和女人嘴对嘴地亲吻,妈妈的吻是那麽的热情,滑腻的舌头勾着我的舌头,在我嘴里翻腾,令我神魂颠倒。


  妈妈的身体火一般热,不断地将身体上突起的部位往我身上蹭,刺激的肉体的反应。


  好不容易,我才挣脱了妈妈热烈的纠缠。


  我盯着妈妈的眼睛真诚地说:「我爱你,妈妈。我要你做我的性奴隶,就像奶奶和爸爸(爷爷)一样。我还想学会怎样才能令你快乐,因为我是真的爱你,妈妈!我需要你的整个人,你的灵魂,你的肉体。
答应我,妈妈。」


  妈妈抑制不住自己激动的情绪,幸福的泪水顺着美丽的脸颊流了下来。


  她紧紧地拥抱着我,不断地抽泣着,彷佛怕我突然弃她而去似的。


  最後,妈妈抬起头来,含着泪看着我轻轻地说了一句:「我是你的了。」


  我发现我们不知什麽时候已经坐在了床上,我伸手到妈妈的两腿之间,摸到那根管子,我用力地把它拔出,令我吃惊的是插进妈妈穴内的一头足足有一个橘子那麽粗。


  我随手把管子丢在一边,正打算往下做动作时,妈妈忽然脸红了起来。


  「对不起,孩子,妈妈想小便。」


  我无法想像这麽一句简单的话语此时竟然是那麽地性感,妈妈扭捏着到盥洗室去了。


  妈妈回来的时候,手里还拿来了一个盒子,下面还有原来装照片的盒子,她把盒子放到我手手上,说:「昨天,妈妈和我到城里见你爸爸时,我们不是去吃午饭,爸爸带我们去见他的一个医生朋友,他给了我们这个东西,(我解开盒子,里面是几个注射器,许多针头和十二支药瓶,药瓶里装的是琥珀色的药液)医生说这种药可以使我的阴核变大,也会更敏感。他还说,这种药对乳房也有效。爸爸吩咐我每周至少注射一瓶,否则他会给我加叁倍。我想你一定想听我解释那些照片的来历,所以我也一起拿来了。」


  我拿起一个注射器,妈妈告诉我怎样使用。


  我给注射器上了药液,问妈妈我应该注射多少给她。


  妈妈告诉我说:「医生说,一半注射在我的阴核上,剩下的注射进乳房内。但他也说,如果我愿意,我也可以每隔一小时注射一次,因为这种药一个小时後就会被完全吸收。」


  妈妈特别强调每一个小时,很明显,妈妈希望我能够持续不断地给她性的满足。


  我坐到妈妈的两腿之间说:「如果我们想在爸爸来之前用完它,我们应该现在就开始了。」


  妈妈张开大腿,用手撑开自己的阴唇,让我帮她注射。


  我有些紧张,但我还是小心地将针头扎进了妈妈突起的阴核上,然後慢慢地看着药液注射进妈妈体内。


  妈妈的阴户十分迷人,我看得出神,当我发现时,已经将大半药液注射进去了。


  我忙向妈妈道歉,妈妈问我:「针头还扎在里面吗?」

  
  我刚回答是时,妈妈探手过来,摸到注射器,拇指一推,将剩下的药液完全注射进了自己体内,然後让我换过另一支注射她的乳头。


  我重新装填好两只注射器,然後把它们放在一边,准备待会再用,我想先把妈妈美丽的身体看个饱。


  我吻着妈妈丰满的乳房,嘴巴在她的乳房上划着圆圈,然後顺着小腹往下吻着妈妈的每一寸肌肤,一直到妈妈异常丰满的阴户。


  妈妈被我吻得痒不可耐,当我的嘴巴贴在她的阴户上时,妈妈开始变得狂野起来。


  我的舌头在妈妈肥美的阴唇上来回地舔动着,妈妈身体不停地扭动着,大叫『咬它』。


  妈妈抓住我的头,将我拉起来,让我趴在她身上,我们脸对着脸,妈妈伸手到下面,抓住我的肉棒,忙不迭地塞进自己火热的阴户内,然後妈妈狂野的热吻如同雨点般散落在我的脸上、唇上、眼睛上。


  妈妈的阴户不知是因为药力的缘故还是由於情欲的原因,里面热得像个火炉,而且十分潮湿,令我第一次进入女人体内的肉棒吃不消。加上妈妈用力地抓住我的屁股,拼命地推着,使我的肉棒完全地深入妈
妈的骚穴内,我只抽动了几下,便狼狈地在妈妈的阴道内射出了我的第一发。


  妈妈没有责备我,而是更热情地吻着我,她的舌头滑入我的嘴里,热烈地与我交缠着。


  她不住地旋转着屁股,使还留在她体内的萎缩的肉棒与火热的阴壁不断地摩擦,我很快便回复了生气,肉棒又再硬了起来,在妈妈热乎乎的肉洞内迅速膨胀,将妈妈的肉洞完全地塞满了。


  我开始用力地抽动起来,妈妈快乐地呻吟着:「哦...哦...哦...哦...哦...好...好...哦...哦...乖儿子...干...干我...哦...哦...啊...啊...啊...啊...哦...哦...哦...干...干死妈妈了...哦哦...哦...啊...」


  几次高潮之後,我们才平静下来,妈妈开始给我讲解照片的来历。


  第一张是她失去贞操的那一张。


  妈妈看着照片,眼里流露出无限的温柔,她说:「那时候我和你一样,也是十六岁,突然有一天爸爸对我说,他想让我怀上他的孩子。虽然那时我已经和不少男朋友约会过了,但我还是个处女,完全不知道
性是怎麽回事。有时候我听到爸爸和妈妈在房间里做爱发出的声音,但我没有勇气偷看,尽管我有时也会看到他们裸体的样子。」


  「我的第一次是完全自愿的,爸爸没有强迫我,那一次他很温柔,惟恐伤害了我,始终不敢插进来,直到妈妈让他把我当成她,爸爸才敢动手。我的妈妈真是很淫荡,在一旁看我们做爱,还不住地刺激我的
身体。从那以後,爸爸每天都要和我做爱,一直到我的月经停止为止。」


  「爸爸和妈妈还教我每天至少要自摸一个小时,这样可以不断地增强身体的敏感程度。妈妈还鼓励我一直给你 奶到你断奶为止,说那样可以事乳头更敏感。後来我成为爸爸的性奴隶,他开始给我上夹子和砝码。後来你出生了,我返回学校继续学业。」


  妈妈又拿起另一张照片,那是我即将出生前照的,然後她神色古怪地看着我,问我:「你想让妈妈也这样吗?」


  我有些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,把手按在她的肚子上,问:「你的意思是这样?」


  妈妈咯咯地笑了起来:「你这小坏蛋,妈妈把身体都给你了,你还不想让妈妈怀你的孩子?现在是妈妈的排卵期,到下周为止,你都有机会让妈妈怀孕,你要好好努力哟!不要让妈妈失望,妈妈好想生孩子,特别是我儿子的孩子。」


  妈妈的话极大地刺激了我的神经,我激动地说:「妈妈,我一定会让你怀上我的孩子,而且不是一个,而是两个,叁个,也许更多。你已经替爷爷生了一个好儿子,现在应该为自己的儿子生个好儿子了。」
我想起还有两针药剂没有注射,抓过注射器,在妈妈的每一边乳房上都注射了一针。


  由於药力的的催化作用,妈妈的身体立即变得火热,她的阴户彷佛熔炉一般,阴壁上的肌肉剧烈地蠕动,用力地挤压我的肉棒。


  我感觉整个肉棒像是插在热水中一样,烫得我全身直打颤,妈妈的阴道深处似乎有一团肉,紧紧地缠绕着我的龟头,吮吸着我的精口,生似要把我的精液全部吸出来一样。


  我只知道拼命地冲刺,冲刺,只想着要把肉棒完全地插到妈妈的阴道深处。


  妈妈的身体十分敏感,我的每一次抽动,她的身体都要缩成一团,下面不住地流着淫水,四肢像蜘蛛网似的紧紧包容着我。


  我忍不住了,终於把浓稠的精液射进妈妈的子宫内。


  妈妈紧紧地抓住我的屁股,下身拼命地耸动着,承受着我的所有生命精华,嘴里大叫:「你做到了,孩子,你做到了!妈妈好舒服,妈妈感觉到生命的跳动了,要不了九个月,就会有人叫你爸爸了。」


  我持续喷射了将近五分钟,妈妈的子宫完全被我的精液填满,还有不少顺着阴道流了出来。


  直到我喷射停止,妈妈才松开搂抱我的手,她拂了拂额边的头发,脸上露出满足的微笑,说:「我知道这一次一定会怀孕的,爸爸说过,只要精液射得足够多,就一定会怀孕的。孩子,妈妈好幸福呀!」


  我说:「如果这是真的,那麽妈妈要生许多小孩了,不过,现在我想我们应该吃点东西了。」


  妈妈吻了我一下,说:「把假阳具插进妈妈的穴里,孩子,妈妈不想我儿子的精华流出来。」


  我找到那根粗大的假阳具,塞进了妈妈通红的淫穴内。


  妈妈突然低声对我说:「孩子,快抱妈妈到盥洗室去,妈妈那里涨得难受。」


  我抱起妈妈,来到盥洗室,正想离开,妈妈拉住我说:「别走,孩子,妈妈要你看着我小便。」


  我脑海里迅速闪过爸爸他们叁人一起玩过的小便游戏,感觉十分刺激,於是蹲下来,抬起妈妈的大腿,让她坐在我的大腿上,看着妈妈以这样的姿势射出一条水线,心中涌起一种难以描述的快感。


  我感到我的尿意也来了,於是我说:「妈妈,现在轮到我了。」


  妈妈马上伸手捉住我的肉棒,说:「撒到妈妈的身上吧,孩子。」


  虽然在妈妈的眼光注视下小便很不习惯,但一种凌虐的快感却涌上心头,我的热尿兜头就往妈妈身上射去。


  妈妈扶着我的肉棒,指挥它四下射在自己的乳房、胸口、脸上和阴户上。


  等我撒玩尿,妈妈还张嘴含住我的肉棒,将它舔乾净。


  哦,我真受不了妈妈这种淫荡、不知羞耻的服务,但它又是那麽的淫靡,那麽地令人热血沸腾啊!


  之後我又和妈妈洗了个鸳鸯浴。


  洗完後,妈妈问我:「你刚才是第一次吧,孩子?」


  我点点头。


  妈妈脸色有些暗淡,说:「你会不会嫌弃妈妈不是处女呢?」


  我当然摇头,我说:「怎麽会呢?妈妈,我真的爱你,如果你还是处女,我就不可能出生了,但以後怎麽办呢?你还要和爸爸来往吗?」


  妈妈点点头,说:「我怕我拒绝不了。」


  我沉默了,我不知道该说什麽才好,我想一个人拥有妈妈,我真的有些嫉妒爸爸的左右逢源。


  妈妈看出了我的不快,安慰我说:「宝贝,别生气。只有我们俩的时候,随便你想怎样都可以。我和你爸爸或和你做爱都会感到很愉快,你还很年轻,刚才就把妈妈弄得死去活来。但是,如果你想独自占有
妈妈,我会向爸爸说明的,我想他不会反对的。」


  我站起来,搂住妈妈,告诉她我是多麽地爱她,我想保护她和我们的孩子不受伤害,而且我还渴望做一些她和爸爸曾经做过的更加狂野的事。


  我们清理了一下饭桌,然後妈妈给爸爸打了个电话。


  起先我很害怕爸爸会暴跳如雷,怪我向妈妈下手。


  妈妈告诉爸爸我们的所有事,特别强调我已经让她怀孕了,我想这回真的糟了。


  这时妈妈把话筒递给我,我忐忑不安地接过话筒,只听见电话的那头传来爸爸哈哈的大笑声,他安慰我说他不生气,奶奶已经告诉他我偷看他们的事了,他觉得我不愧是他的好儿子,然後他问我是否想让妈
妈只属於我,让她做我的性奴隶。


  我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,连声说当然当然。


  爸爸说:「她是你的了。」


  接着他又说,他们过来的时候,如果我愿意,我可以用妈妈和他交换奶奶。


  我脑子里立刻浮现出奶奶那依然性感的身体和胸前的两团巨乳,连忙答应下来。


  爸爸接着在电话里说:「我想,你最好像你偷看到的那样对付你妈妈,她可是非常喜欢被虐待的,现在你让她来接电话,你再给她注射点东西。」


  我把话筒递回给妈妈,然後趁他们说话的当头,我迅速给注射器上了药,注射到妈妈的乳房里。


  妈妈说:「哦,上帝,你在电话里叫他干什麽了?爸爸,他现在给我的乳房注射药剂呢,哦...哦...不要...不...哦...哦...哦哦...哦哦...哦...」


  妈妈呻吟起来,身体不停地扭动,显然药力发作了。


  「哦...上帝...他在弄我的阴核...哦...哦...好痒..哦...哦...不...不要...哦...好像有什麽东西进来了...哦...哦...啊...是他的大棒...哦...哦...哦...好热...哦...爸爸...你好坏...哦...哦...哦...怎...怎麽教他这样...对...对...对付你女儿...哦...哦...好舒服...哦...好儿子...插得好深...哦...哦...哦哦...我受不了了...哦...哦...再...再...再见爸爸...」


  妈妈匆匆挂断了电话,转过身来和我热烈地交缠起来,她的身体完全倚在我身上,双手紧紧地勾住我的脖子,头靠在我的脖子上,下体疯狂地上下套弄,嘴里不住地『好儿子,乖儿子』的淫叫。


  我卖力地抽插着妈妈火热的淫穴,很快我就射精了。


  妈妈平静下来後,一脸幸福的微笑,她说:「你爸爸已经同意把我让给你了,以後没有你的同意,妈妈不会再和其他人上床了,这下你放心了吧。」


  之後我们又欢好了几次,直到完全筋疲力尽,这才相拥而眠。


  在往後的几天,我和妈妈疯狂地做爱,妈妈原本并不喜欢正常状态下的做爱,但是在我的努力下,妈妈转而喜欢上了比较健康的做爱,我们实验了各种各样的姿势,狗爬、口交、乳交、手交和肛交等等。


  但是我们也没有忘记妈妈最喜欢的性游戏,我给妈妈的阴核和乳房注射了大剂量的药液,刺激妈妈的身体,使它她更加敏感,我还用上了灌肠剂,将妈妈弄得死去活来。


 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两个多月。


  直到有一天,妈妈告诉我她的月经停止了,我才知道妈妈怀孕了。


  我们开始热切地盼望爸爸和奶奶的来临,我要把这一喜讯告诉他们知道。


  终於,几天後爸爸和奶奶的来了。


  爸爸和奶奶的精神都很好,爸爸一见面就迫不及待地问我把妈妈调教得如何了,我得意地告诉他我已经把妈妈的肚子弄大了,并告诉他我每天是怎样地淫虐妈妈。


  我和爸爸交流着彼此的经验,直到我问爸爸,他把奶奶调教得怎样了,他神秘地向我一笑,招手把奶奶叫了过来。


  爸爸让奶奶给我们展示他辛勤耕作的结果。


  奶奶红着脸,脱掉了身上的衣服,露出赤裸的身体,她的乳房和阴户上仍然仍然挂着沉重的砝码,但是吸引我们注意力的却是奶奶微微鼓起的肚子。


  妈妈很吃惊地说:「妈妈,我还以为你不能再生育了。」


  奶奶羞涩地说:「本来我确实不能生育了,但是你爸爸和他的医生朋友给我进行了动了手术,结果,我又能生育了,你爸爸也摘掉了结扎环,我说过我想生许多孩子的,现在我终於可以实现我的理想了。」


  爸爸走过来搂住我,低声问我是不是想在奶奶的穴里射一次,让她受孕的机会更大一点,如果想的话,今晚他用奶奶来和我交换妈妈。


  我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,我当然想在奶奶迷人的肉穴里快意一番,奶奶的年纪其实并不是太大,身体也依然是那麽的迷人,但我想看看妈妈的反应。


  向妈妈望去,见她向我眨了眨眼,给了我一个会心的微笑,我这才放心,答应了爸爸的要求。


  然後,我们两对人分开了。


  我抱起奶奶火热的身躯,到我的房间去,然後我们俩一直干到第二天太阳升起。


  奶奶已经完全给我干得动弹不得了,我记不清我到底在奶奶的淫穴里射出过多少次,我告诉奶奶,她的身体都不知道有多麽迷人性感,我无论干多少次都不会满足的。


  在枕边,我们又谈起了妈妈的事。


  奶奶说:「你爸爸发现我不能生育後十分痛苦,我很伤心,我向他保证说,到你妈妈十六岁时,他可以试图引诱她,如果你妈妈不反对的话,就让她替你爸爸生个儿子。所以,你妈妈变成现在这样,都是奶
奶一手促成的,你不怨奶奶吧?」


  我当然摇头。


  「不过,後来的发展就完全变样了,你妈妈喜欢上了我们之间的性游戏,以至於後来她没有再找其他的男朋友。现在她的儿子又步了她的後尘,不过,奶奶倒希望你好好对待你妈妈,她其实还是喜欢男人温柔地对待她的,只是一开始就迷上了我们这种倒错的做爱游戏,而你爸爸对待她又实在太粗鲁了点,你妈妈虽然没有抱怨,但我看得出她更喜欢和你在一起。我们都很高兴你能加入进来,你妈妈喜欢你,我这做奶奶的也喜欢你这个招人喜欢的孙子呢?以後可别忘了奶奶喔。」


  这之後,我们过上了一种全新的生活。


  现在,妈妈专心跟着我,已经怀上了我的第叁个孩子。


  奶奶的肚子也大了,只是不知道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还是爸爸的。


  现在爸爸对怀孕特别敏感,奶奶的肚子一大,他比什麽都高兴,整天对着奶奶的大肚子又摸又咬的,样子十分可笑。


  有一天晚上,爸爸兴奋地告诉我,他的弟弟有一个女儿,据说她的丈夫没有生育能力,她很苦恼,想到我们这里来散散心,大概要待两个月。


  哦,两个月,敏感的两个月!


  如果在这两个月里发生一些什麽事,我想别人一定看不出来。


  我开始期待我这个姑姑的到来。


  【完】